內斯蒂?丹特
欄目:沐浴美皂 發布時間:2018-02-05


詩一般的翡冷翠

意大利,一個歐洲藝術的搖籃。如果要再進一步深究的話,但唯有佛羅倫薩堪稱藝術之城。建筑史、美術史、文學史上那么多不朽的天才,在這個小小的城市里留下了最輝煌的作品。

這個城市只要站在那里,就足以向一代又一代人傳播藝術的魅力。只要走在這個城市的街道之上,一定整個人都變得藝術起來。佛羅倫薩就是有如此的魔力。

經過一千多年,佛羅倫薩逐步統一了托斯卡納地區。所以如此的歷史悠久,也故事頗豐。


而意大利的DANTE NESTI把皂與古城融為一體,與其說賣的是香皂,不如說在販售情懷。販售那些文藝復興的情懷,充滿詩歌、畫作與雕塑。

其實皂的藝術,起源于西元前2800多年的古代巴比倫人。在1819世紀,肥皂工業開始出現在幾個地中海地區,意大利就是其中一個。現今,我們所使用的香皂(Soap),則是在意大利鄰近熱內亞的薩旺最先被生產。

1945年,那時年僅20歲的DANTE NESTI ,以一個50升的皂爐為基礎,在他的家鄉開始了肥皂的生產。兩年后,他的工廠已經成為了一家以佛羅倫斯商會注冊的公司。

“如何讓意大利人更愛這款皂?”這成為最緊要的問題。其實,這得從意大利人熱愛藝術與鮮花說起。

在意大利人眼中,花卉就如同品味出眾、高雅的配件。他們通常根據場合、季節、年齡的不同來選擇種類各異、色彩繽紛的花卉,用于裝點美好的生活。那花香是意大利人一天美好生活的起源。鮮花也是意大利女人心儀的禮物,她們喜愛鮮花的程度甚至超過了喜愛金銀珠寶。

如果鮮花是意大利人的“空氣”,那么藝術,則是意大利人的“血液”,意大利人的血液里,都流淌著對于藝術的遵從。

這就是DANTE NESTI把皂賦予情懷的關鍵。

情 懷

 

皂盒上的小小縮影——托斯卡納情懷系列悠然鄉村沐浴皂。

成千上萬的旅者,從世界各地來到這里,朝拜著這些歷經歷史洗禮的古典建筑。佛羅倫薩的主教堂便是其一,飽滿的穹頂與高瘦的鐘塔,挺立在低矮的褐紅色城市之上,構成很有特色的輪廓線條,其實她的名字叫花之圣母教堂”。

她是政治勝利的標志,是意大利人的驕傲。它讓翡冷翠的更像是一朵純潔的百合花,幽幽散發著母性的光輝。

DANTE NESTI把教堂遠離喧囂,坐落在田野之上的它,竟然意外的恬靜溫暖。這不朽的美學延續著托斯卡納的味覺。在空氣中氤氳開來。

這種藝術的嗅覺在DANTE NESTI的皂中多不勝數。他深信,唯有情懷,方能不朽。

 

制 作

 

    內斯蒂·丹特的制作更是煞費苦心。

盡管工業規模龐大,但是內斯蒂·丹特仍是堅持使用歐洲傳統皂爐法生產肥皂的少數幾個企業之一。這一過程在被稱為皂爐的大型容器內進行。

這種典型的手工生產的方法往往要耗費數天時間。在生產過程中,皂爐的狀態對于控制皂化過程非常重要。

使用傳統皂化法而非現在普遍的持續性皂化法的決定性優勢在于:內斯蒂·丹特所選用的原材料均為來自動植物的中性脂肪,且經過嚴格挑選。這些高品質原料中的甘油酯成分使皂的泡沫更加豐富,柔軟。并且制作過程中的每一個步驟(皂化,液化,干燥)都在經驗豐富的個人的監控之下,因此可以保證產品符合各項要求。并且純天然,100%可降解。

 

傳 承

 

現在,內斯蒂·丹特的工廠里有許多70000升和12000升的皂爐,他是堅持使用歐洲傳統皂爐法生產肥皂的少數幾個企業之一。而現在的企業則是由DANTE NESTI 的兒子和妻子管理。在整個家族的幫助下,內斯蒂·丹特在創新和傳統之間獲得了平衡。

而今年內斯蒂·丹特將迎來自己的70周年生日。這又將給它芬芳的詩篇,添上輝煌的一筆。

 
陳 列 展 示

上一篇: TRISA
下一篇: 瑞士路絲